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 >> 亲情散文

领主精神:意志的较量

发布时间:2015-01-05 18:45:50

.Axk279 { display:none; }

《教父》系列最大的魅力,在于主人公的人格魅力,教父们的镇定自若、彬彬有礼,与一般小混混的虚张声势、蛮横无理形成鲜明对比,因为他们是真正掌控局势之人,他们的礼貌背后是深刻的自信,他们的严肃认真背后是重大的责任,因为他们掌控着生杀大权,肩负着自己和他人的命运。

他们的镇定自若,彬彬有礼,自我节制,足智多谋令无数读者为之倾倒,而教父们这种魅力与法律和其他家族势力之间的矛盾抗衡又让这些作品更加增色,我一直在思考这种矛盾,而看这一部的时候,我忽然顿悟了这种魅力的性质为何这是一种领主式的魅力,所有的教父都是地下领主。

意大利黑手党是意大利特殊历史政治环境下的产物,很长时间里,意大利的许多土地都由外国军事占领着,法国、西班牙、奥地利都有涉足,而外国遥远的国王们惯于将意大利的遥远领地当做自己的钱袋远胜过对当地民众福祉的关心至于他们派驻当地的总管和代理人们,在封建时代的博弈法则下,如果励精图治,勤政爱民,反倒会招来君主猜忌,远不如做刮地三尺的钱袋管家来得逍遥自在。 日记谷

于是当明面上的官方统治者也就是那些外来军事占领者有意无意的漠不关心所造成的秩序与公正空白之处,本地的地下政治势力自然应运而生,地方豪绅即是地下领主,维护领民的安全与领地秩序,走私贩子就是人民武装,对抗外部军事占领者的巧取豪夺。

而这种与外来官方统治和法令抗衡的地方政治和秩序形式一直延续到近现代,在意大利迈入自己那不太靠谱的民主法治时代后,传统的地下领主们继续对抗着政府的法令,维护着自己控制之下的权威与秩序,这种地下领主家族的联合在现代法律的语境下就被称为黑手党,走私贩子们就被称为土匪,而在美国的意大利移民也继承了这一传统。

话虽如此,这终究只是一定历史时期的过渡现象,当民主法制的质量不断提升,民众可以日益便宜便利地得到合法的公共服务的时候,也就渐渐不再需要依靠地下领主们的庇护,而资本主义商业利益大行其道的时代,地下领主们也就不再必须维持由传统暴力支撑的权威体系,而是投入更加安全和收益巨大的合法商业经营当中,当金钱和教育能够在文明社会给他们同样甚至是更加可观的尊崇与地位之后,有多少人还会选择匕首与短枪呢?于是真正的教父们终将消逝,继续顶着黑手党名号行事的只剩下一些为老派人士所不齿的,愚蠢的暴力团伙罪犯。这不仅仅是因为老教父们的生命走向尽头,而且是因为时代的发展正在逐渐消除他们这个行当生存的土壤,消除他们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

但是,也有例外之时,例外之人,例外之事,在这一部里面,当法律的代行者自己打破法律,试图操纵罪犯策划阴谋侵吞民众合法财产的时候,脱离正义之路的他们,也就只不过蜕变成另一股外部侵略者而已,事态就再度回到了过去,外来占领者与地下领主之间的斗争关系。

尽管已经成为商人的家族继承者们会选择趋利避害,出售家产,对于商人来说这合情合理。但具有真正家族精神的教父的继承者,被指定的家族守护者,会对杀父之仇以血还血,对侵夺家族产业的企图以牙还牙这才是真正的领主的行事方法,他们必须维护自己领地的公平正义与安全秩序,对领地之外的的侵略者迎头痛击。

于是,就像最后的莫西干人一样,最后的教父继承者开始了这场意志与智慧的较量。

当法律公正失序的时刻,就是领主挺身而出的时刻。

又及,讨论一个并不在主线里,但和主题绝非毫无关系的话题,其实我对教父在自家餐桌上闲聊时和自己律师女儿的一场争论非常有兴趣,老教父反对废除死刑,他认为人去对别人施予无底线的慈悲同时是傲慢和侮辱,而作为律师的女儿积极为各种连环凶杀犯辩护,认为人的生命神圣不可侵犯,人不可杀人,哪怕处死杀人犯也一样。

其实这里面隐含了一种阶级差异,老教父虽然是地下领主,但终究也属于贵族阶层,是捕食者,猎杀者,讲究的是自业自得,成王败寇,自己的失败如果遭受别人的怜悯和慈悲,那是比死还巨大的耻辱。而女儿走的是平民阶层的思路,平民阶层必须像食草动物一样思考,才能保持其数量和规模优势如果平民也学肉食捕猎者一样带着尊重彼此猎杀的话,那就根本剩不下几个人了,所以平民式的宽容和慈悲是平民群体维持其规模生态的必要精神。

但是推动取消死刑的人做的又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件事情了,他们的目的是把獠牙从国家机器上拿掉,问题在于,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宽容的并不是杀害自己亲人的凶手,而是杀害别人亲人的凶手,他们是在盗窃别人寻求公正、复仇、安慰的权利,来自我感觉良好,这就变成卑劣了。怜悯和慈悲是可以允许的,称之为美德也可以,但只有受害者和受害者的亲属才有这种权利,他们的实践才是真的美德,一个不是受害人的无关者的泛泛宽容只不过是偷盗别人的痛苦以自肥的一种惺惺作态而已。

血债血偿,自然法赋予了人们复仇的权利,只是太过频繁的家族血仇也会让文明因为内斗不休而止步不前,所以人定的公共法律后来居上,通过将复仇权从私人手中转移到到法律机器那里进行理论上公正的处理,对杀人者的复仇仍然会进行,但转由法律机器执行,以阻断仇恨循环的链条,从而使一个个斗争不休的家族部落可以彼此相安,整合为一个更大的民族群体。这无疑是一种文明的进步,但这只是法律在代理私人的复仇权利,取消死刑就等于剥夺了所有人的这种权利,在那之后,再有人想要求自己的天赋复仇权利,不但诉求无门,甚至还会受到法律制裁,杀人凶手反倒受到法律保护,无辜者反而受到更大的威胁。

这样一来,在大政府以处决迫害民众的危险发生之前,鼓励变态犯罪的风险反倒近在眉睫,尤其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先进国家,无期徒刑犯人还有良好的监狱生活待遇,甚至比入狱之前生活得更好,这根本就让连环凶杀成了博弈中有利可图的状态,等于鼓励犯罪。

当然,这一举措,倒也不是不可能促进文明的进一步发展(尽管这一发展是否良性仍有待斟酌),但至少它远没有那些天真的道德自我感觉良好主义者想象的那么道德良好,他们对杀人犯的宽容和对国家机器的防范,实际上是以依靠巨大国家机器对受害者及其亲人好友进行剥夺为前提才成立的。

就算教父们,都没有傲慢到剥夺别人复仇的权利。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 丰兰网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月经过多喝什么好 达达送货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什么原因导致月经推迟 一键拨号 微信商家平台 商品导购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

Copyright ? 1998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