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 >> 亲情散文

没有“母性”的女作家们

发布时间:2015-01-05 18:34:58

.Krw517 { display:none; }

消费萧红的热潮应该过去了吧,终于可以说两句。

想说的完全与电影无关。

萧军在多年后的回忆文章里写过这么一段:

“鲁迅先生曾说过,女人只有母性、女性,而没有‘妻性’。所谓‘妻性’完全是后天的、社会制度造成的。(大意如此)

萧红就是个没有‘妻性’的人,我也从来没向她要求过这一‘妻性’。”

看到鲁迅先生被波伏娃附身,着实有点惊吓。准确地说,在他去世之后的十三年,波伏娃才在法国出版《第二性》,才提出她最著名的观点,“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塑造成的。”鲁迅先生早早地领悟到这一真谛,不愧是时代的先驱。

虽然萧军口口声声说并不要求萧红有妻性,但他又说:

“如果从‘妻子’意义来衡量,她离开我,我并没什么‘遗憾’之情!”

自己给自己打脸。

萧红的确没有妻性,如果妻性指的是洗衣做饭伺候人和自我牺牲的话。她也没有母性。她一生怀过两个孩子,一个送了人,一个“死了”。

那篇被大肆转发的贱货文,指责萧红无情、冷漠、不负责任,即便后来写了《弃儿》,也“毫无悔意”。

这些人,包括电影在内,似乎都没搞明白为什么萧红不要孩子。

无独有偶,另一个文学天才张爱玲跟萧红对待孩子的态度一样,她选择了堕胎。

张爱玲在《小团圆》里描述过这一经历。在纽约的公寓里,请了医生来,用药线。肚子疼得翻江搅海,看见抽水马桶里的男胎,“在她惊恐的眼睛里足有十寸长”。恐怖到极点的一刹那间,她扳动手柄,以为冲不下去,竟在波涛汹涌中消失了。

以贱货文的标准来看,张爱玲恐怕更无情,更冷漠,更不负责任。

夏志清揣测过张爱玲不要这个孩子的原因: 日记谷

“一个女人即使不爱孩子,怎舍得把自己的骨肉打掉?我猜她是经济不许可,照顾多病的丈夫已很不容易,自己必须工作,哪有余力养孩子?”

但张爱玲自己在《小团圆》里说得很清楚,“我不要。在最好的情形下也不想要又有钱,又有可靠的人带。”

她在24岁时写了一篇《造人》,认为“母性”不过是人类的兽祖先遗传下来的“兽性”,“家畜也同样具有的我们似乎不能引以自傲。”“我们的精力有限,在世的时间也有限,可做,该做的事又有那么多凭什么我们要大量制造一批迟早要被淘汰的废物? ”

如果能让卫道士们好受一点,不妨来看看张爱玲“自食其果”的结局:孤独到老,无人送终,尸体躺在地板上一周后才被房东发现。

萧红和张爱玲都为她们的冷漠和无情付出了“代价”,但相信她们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因为对她们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生育孩子更重要的事情写作。

在萧红写给萧军的信中,在张爱玲写给宋淇夫妇的信中,她们永远在讨论写作。冷的时候写,饿的时候写,穷的时候写,病的时候写。“我们的精力有限,在世的时间也有限,可做,该做的事又有那么多” 可做,该做的事,便是写作。她们已经那么努力,还生怕自己还不够努力,配不上她们拥有的才华。于是拼命地跟生活对抗,跟死神赛跑,只为多写一点,再多写一点。

诚然,她们对孩子的态度都跟自己被遗弃的经历有关。但本质上是她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人生的虚无只有用文字的价值来抵御,而不是用别的生命。人生的完整只有用自我的实现来达成,而不是用别的生命。

讽刺的是,传说中令女人圆满的生育孩子,只让她们的身体变得更坏。萧红的早逝跟生产后的体弱多病脱不了干系,流产也让张爱玲留下病根,直接影响了她们的创作生命和晚年的创作力。她们以洞见挣脱命运,但最后还是被拉入女性宿命的窠臼。女人的思想已经飞翔,身体却还桎梏在土里,何况再来一个孩子。

回到鲁迅先生那段话,他说的并不完全对。也许,其实所谓的“母性”也是后天造就的。

萧红和张爱玲拒绝了被造就,没有血脉延世,却留下了更永恒的东西她们的文字。

你可以说她们自私,但我认为她们只是个人主义的极致。于是有的人成为了谁的妻子和谁的母亲,但她们,成为了萧红和张爱玲。

注:

1. 写这些字不是只讲生不生孩子的;

2. 也不是鼓吹不生孩子的;

3. 记得大学时一个男同学问我,你们女权主义(呃)是不是就是不结婚不生孩子?我当时回答他,不是,是希望无论结婚生子还是其它选择,都是出于自己的意志,而不是被别人、社会、世俗左右。

我现在还是一样的回答。

上一篇:从良是条难走的路 下一篇:妹妹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 丰兰网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月经过多喝什么好 达达送货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什么原因导致月经推迟 一键拨号 微信商家平台 商品导购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中药能治痛经吗

Copyright ? 1998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