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 >> 亲情散文

从良是条难走的路

发布时间:2015-01-05 18:34:57

.Pyq550 { display:none; }

史上最成功的从良案例,当属唐朝的红拂夜奔。

红拂女当时是司空杨素府上的家妓,日日锦衣玉食,却很有危机意识,看出这位老司空没几年气候了,于是就相中了威武雄壮的李靖。这段故事后来被演义成了慧眼识人的佳话,但是我猜想,红拂当年就是春心动了,没别的,估计她也没想到日后李靖能够有那么大出息。要说她有什么本事的话,倒算是有胆有识。

红拂的故事激励了千千万万的后来者,她们大多沦落风尘,整日迎来送往,日子过得比司空府中的红拂更难熬,于是寻找一个如意郎君成了大多数人的首选。可惜的是,很少有人像红拂那么幸运,事实上,红拂夜奔的风险是很大的,极可能面临以下几种结局:

一、 被李靖严词拒绝;

二、 李靖倒是笑纳了,可家里有个善妒的大老婆;

三、 李靖一开始惊为天下,后来就不当回事了。

四、 李靖在骗财骗色之后,悄然遁了。 日记谷

……

不信的话,尽可以去看看古今名妓们的从良史。最近我在看余怀的《板桥杂记》,说的是秦淮八艳那一拨儿名妓的事儿,真是不看不要紧,一看透心凉,我原本以为,当年那些秦淮河上的花魁们粉丝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那不想嫁谁就嫁谁,结果发现,成功从良实在是太难了,她们中的大多数没有成为红拂女,运气好点的能做人家的妾,运气不好的只能在一个个男人身边流离,最惨的是,沦为下堂妾之后又出来重操旧业。

事实上,我上面揣测的几种结局基本上都可以在这些秦淮名妓们的从良故事上一一找到相对应的例子。

董小宛和冒辟疆一直被当成才子佳人的典范,小宛死后,冒辟疆写了《影梅庵忆语》来怀念她,在他的笔下,两人一起品香、制茗、吟诗、赏菊,过的是神仙眷属般的生活。我记得董小宛说她非常爱月亮,最喜欢的咏月诗就是李贺的“月漉漉,波烟玉”,从这偏好中看出走的果然是晚唐那种纤弱伤感的路线,不像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喜欢的永远是十五的月儿圆又亮。 日记谷

谁能够想到,这样的生活是董小宛拼了命倒追换来的呢。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偏偏董小宛碰到的是颗特别难啃的骨头。她初遇冒辟疆时,还只有15岁,在冒的眼中,这姑娘长得神韵天然,只是神情有点傲慢,懒懒的不想搭理他。过了几年,董小宛母亲去世,自己也身患重病,适逢冒辟疆前来探望,于是就将冒当成了救命稻草,不仅说出了“一见君就神怡气旺”这样大胆的情话,而且主动上演十八相送,誓死都要嫁给冒辟疆。

这可不是一路繁花相送,而是充满了心酸和惊险的路途,且不说沿途风波恶,光是冒公子骤然变冷的态度就够让小宛伤神的了,他找出了很多理由来拒绝小宛,潜台词没法说出口,那就是小宛欠了一身的债。

小宛拖着病体回到了苏州,没多久又主动去追寻上京赶考的冒辟疆,这次更惊险了,路遇贼人,几天没吃饭,差点没饿死。冒公子因为只中副榜心情很不好,又一次严词拒绝了她。这一次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钱谦益忍不住见义勇为,出钱出力为小宛还债赎身,总算让她成功嫁进了冒家。

结局虽算得上团圆,过程却太过坎坷,更何况,小宛死得那么早,才28岁,就不幸香消玉殒了。我总感觉她是累死的,冒辟疆赞赏她说,“姬最温谨”,小宛就是死在了过分温顺谨慎的性格上。且看她嫁进冒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大家在吃饭时,她通常是侍立在旁的那个人,每顿就吃几根青菜两粒豆豉;冒家大娘子当了甩手掌柜,她却要操心柴米油盐的帐面;冒辟疆逃难时生病了,她身披一卷破席,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累得骨瘦如柴。即便如此,冒辟疆在全家出逃时,头一个想放弃的就是她,真叫人空叹一声“枉自温柔和顺”!

如果说董小宛的事例让人叹惜“薄命怜卿甘做妾”,柳如是一开始则是欲为妾而不能。很奇怪《板桥杂记》中没有记载柳如是的事迹,其实她堪称秦淮八艳中最放诞的人物,相貌可能不是一等一的,但很有林下之风,喜欢女扮男装,口齿也相当伶俐。

在嫁给钱谦益之前,柳如是曾经和当时的名士李待问、陈子龙等人有过一段恋情,其实,她和陈子龙的恋情堪称从良未遂的失败案例。从年纪上来看,陈子龙和柳如是更加匹配,但他远远没有钱谦益那样视她如珠似宝。陈子龙当年将柳如是纳为外室,两个人本来也有过如胶似漆的岁月,怎奈为正妻张孺人不容。张孺人倒不是不许他纳妾,而是要纳也得纳个“良家子”,不能接受柳如是这样的倡家女。说穿了,还是陈子龙不够珍视柳如是,不然的话,纳便纳了,你待怎的?

柳如是从此就断了嫁个少年郎的心思,索性相中了年过半百的钱谦益,还穿着男装跑到常熟去看他。这次她没看走眼,钱谦益对这位天下掉下来的柳妹妹既怜又敬,不仅以嫡妻之礼迎娶了她,婚后也容许她身穿儒服接待宾客。钱柳二人过了一段琴瑟相和的好日子,只可惜,钱死之后,柳如是被争夺家产的族人相逼,以一根绫带自尽了。放诞如河东君,最后居然逃不过和寻常女子类似的悲惨命运,可见从良除了考验人的慧眼外,还需要一点点运气。

陈圆圆对应的是夜奔之不良结局的第三种。若光比拼美貌,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中拔头筹的,够得上倾国倾城的级别,这点从她们的不同待遇中可以看得出来,柳如是董小宛等人都是倒追,陈圆圆呢,是被人家抢来抢去。董小宛花了多大劲才嫁给冒辟疆啊,可是冒公子眼里最美的人却是陈圆圆,失之交臂后常对人叹道:“妇人以姿致为主,色次之,碌碌双鬓,难以其选也,慧心纨质,淡秀天然,平生所觏见,则独圆圆耳。”

真正的美貌是所向披靡的,所以陈圆圆之美不但令文士冒辟疆念念不忘,也可令武夫吴三桂冲冠一怒。上次看刀尔登的书,考证说吴三桂在镇守山海关时,一天一封家书写给老父,信中十有八九会问到“陈姬如何”,听说陈姬为人所夺后,信中多切齿之痛,可见“冲冠一怒为红颜”并不仅仅是诗人之言,更是有事实依据的。

最终,吴三桂如其所愿,成功抱得圆圆归。英雄美人,也算是佳偶天成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开始,最后不过是一个烂俗的结局多年后,陈圆圆色衰宠竭,黯然自请出家。金庸看不得美人迟暮无人问,于是在《鹿鼎记》中为她安排了一个暗恋者胡逸之,为了陈圆圆甘做佣仆,只求能常伴美人身旁。这样的故事只能存在于小说之中,都说红颜薄命,是因为绝代红颜的命运是由不得自己的,陈圆圆何尝有过嫁娶的选择机会,她只是被动地从一个男人身边辗转到另一个男人身边,欲求一份安稳而不得。

顾媚是八艳中唯一一个堪称善始善终的例子,也许正因如此,她在八艳中的名气反而较小,现实生活中,人们追求圆满,可对传奇人物,人们却期待她们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顾媚其实美貌实力都处于秦淮众艳中的第一梯队,余怀说她““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顾媚个性豪爽不羁,与柳如是较像,时人呼之“眉兄”,柳如是自称为“弟”。秦淮八艳中不乏走冷若冰霜路线的人,比如说董小宛,顾媚却始终艳如桃李,善于周旋在一拨文人名士之中,有此解语花,可为雅集增色不少,所以她所住的眉楼经常门庭若市,余怀戏称为“迷楼”。

顾媚在一众追求者中选中了龚鼎孳,清初三大文人之一,官做到了礼部尚书,顾媚也随之被封为“一品夫人”,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正妻待遇”。 龚鼎孳这个人没什么气节,所以才两朝为官,但对顾媚一直是视若拱璧,顾媚没有子嗣,于是用一个小木偶当孩子养着,时人称为“人妖”,他也由着她去。龚鼎孳唯一的缺点是喜欢拿她当借口,每每有人责问他为何改仕清朝,他就叹息说“我愿欲死,奈小妾不肯何”。顾媚并不争辩,她的声名似为此所累,但生前的好处是享尽了。

青楼终究不是可以终老的地方,尽管通往从良的路上铺满了荆棘,想要脱离风尘的女子们还是前仆后继着。秦淮八艳中的其他人,就没顾媚这么好命了。除了上面所说的几位外,李香君是先嫁给侯方域为妾,侯仕清后,香君就不知所终了;卞玉京一直想嫁给吴伟业,未遂后胡乱嫁了一个诸候,并不得宠,只得出家做了女道士;马湘兰和王稚登玩了半辈子暧昧,结果还是止于暧昧。

写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质疑说,既然选择从良风险太大,为何不干脆断了从良的心,反正腰包里不缺银子,留在青楼不是更加逍遥自在吗?八艳中的寇白门就是这样干的。这位姑娘早年也曾从过良,17岁就嫁给保国公朱国弼为妾,当时朱特派5千名手执红灯的士兵迎娶,成为明代金陵最大的一次迎亲场面。可是好景不长,朱国弼后被清软禁,落得要卖掉家中的歌姬婢女。这时寇白门自请回金陵,筹得2万银子将朱国弼赎释。这时朱氏想重圆好梦,但被白门拒绝,她说:“当年你用银子赎我脱籍,如今我也用银子将你赎回”。

这个时候的寇白门何等有风骨,没想到她回归金陵之后,终日抛头露面,喜欢和少年为伴,时不时以财物相馈。晚年时喜欢一个叫韩生的少年,某日数度欲拉韩生共寝,都被此人找理由推脱了,后来发现这小子在隔壁房间和年轻貌美的婢女调情,寇白门起身拿棍子将婢女痛打了一顿,又怒骂韩生:“衣冠禽兽!”并因此一病不起。白门啊白门,你可知道,江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江湖,何不有风度点让年轻人一席地呢?这还是当年那个“娟娟静美”的寇白门吗?

养小白脸养到这个份上,真是不亦悲乎。白居易当年感叹琵琶女“老大嫁作商人妇”,要是他看到晚年的寇白门,一定会痛感最惨的不是老大嫁作商人妇,而是老大还在江湖混。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 丰兰网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月经过多喝什么好 达达送货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什么原因导致月经推迟 一键拨号 微信商家平台 商品导购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治疗痛经吃什么好

Copyright ? 1998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