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中国留学生日趋低龄化 海外代监护人渐成行业

发布时间:2014-11-11 10:29:22

  随着到海外去的中国留学生日益增加及低龄化的趋势,许多人尤其是在海外的华人纷纷当起了留学生代理监护人。在这种背景下,监护人公司逐渐增加,职业代理监护人形成了一个行业。然而,代理监护人冷漠失职的情形时有出现,这让部分留学生家长心痛花钱买失望。未成年留学生的寄宿和监护问题,成为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家长们更为关心的事情。

   “代妈妈”走红

  上海市民王女士的儿子今年上初三,是一名“择校生”。“考好高中竞争太激烈了,家里条件还可以,我们就决定把孩子送到国外去。”王女士说,由于在美国并无亲人,他们只得通过留学机构联系当地的代理监护人。在为孩子选择代理监护人时,王女士考虑再三,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华人家庭。“听中介说,对方在当地颇具声望,孩子也更接受这样的家庭,觉得更有亲近感”。

  近年来,国内低龄留学的趋势愈演愈烈。以贵族教育闻名的英国,是众多中国家长的首选地。大不列颠独立学校协会抽样调查英国千所中学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留学生来自中国。伊顿公学和哈罗公学等名校正招收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预计每年增长10%至15%。

  随着中小学留学生数量急剧增加,为他们服务的代理监护人群体也越来越多。根据英美等发达国家的要求,未成年留学生如果和父母不生活在一起,就需要在当地指定一名代理监护人,男女都可以担任。由于代理监护人从业者多为女性,“代妈妈”的称呼应运而生。

  上海一家留学中介机构的留学顾问张先生介绍,代理监护人可以由孩子的老师、校长来担当,但这样容易出现问题,比如信息反馈不及时。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代理监护人渐渐兴起成为一项新职业。“单独申请代理监护人的费用挺高,很多中国家长就干脆选择寄宿家庭的主人当代理监护人,他们的价钱更便宜”。

  “在美国,很多华人都投身代理监护人这个行当。美国各州法律不同,一般一个居住单元内最多不可超过3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或者个人。”业内人士说。

  满意度并不高

  杨女士的儿子在美国的一所学院读书,孩子平时住在学校。由于孩子是未成年人,杨女士便委托当地人作为儿子的代理监护人。“我儿子一个学期旷了很多课。学校的老师平时不会提醒你,也不会强制你去上课。因为旷课太多,到学期结束时,我儿子拿到了劝退通知书,可那位代理监护人居然对此一无所知。”杨女士说。

  据周女士称,她的儿子今年上半学期到加拿大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辖下一所高中读11年级。孩子抵加后,被安排寄宿在当地一个家庭,代理监护人是1名讲普通话的华裔,这名代理监护人还负责其他几名留学生的监护。在最初一个多月时间里,孩子在新环境中不免感到孤独彷徨及压力,很多事情需要帮助和指导。然而,代理监护人的态度非常冷漠,甚至还对一些本该有的帮助需要收费。这个寄宿家庭的条件也不能令人满意,伙食也很糟糕。发现这些情况后,周女士马上联系中介公司要求更换代理监护人,让孩子搬离寄宿家庭。

  有人在各大留学论坛及网络贴吧发布了“对海外代监护人的看法”调查问卷。问卷显示,除了部分受访者对代理监护人持正面看法外,有41.3%的学生认为,代理监护人的性价比和寄宿家庭相比并不高。据一名在英国读高中的学生了解,他身边很多同学都认为代理监护人的服务并没有公司所保证的那么周到。部分受调查学生还抱怨代理监护人对自己的束缚管教过多,对自己和父母的要求无法作出及时回应等。近五成的家长对代理监护人这个角色没有很大好感,甚至认为他们只是为了挣钱而不做实事。

  市场良莠不齐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在英国有大大小小很多监护人公司,近几年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在他看来,在英国,华人开的正规化和高质量的监护公司屈指可数。许多华人开的监护人公司尤其是小型公司,自身不正规,大多采取家庭作坊式操作。这些小型公司处于创业之初,他们是以相对较小的劳务成本去解决公司的员工等问题,这就造成不稳定性和流动性大的缺点,出现不正当竞争等问题。

  一位留学中介机构负责人说,目前在中英两国专业做留学监护的机构并不多,绝大部分都是移民、留学一把抓。因为没有法律及官方监护部门监管,监护机构鱼龙混杂,就会出现一些收费极低、监护工作落实不到位的代理监护人,这些“代妈妈”大多有其他职业,做监护是兼职。

  苏珊曾经在英国做过代理监护人,目前在上海一家外教机构当老师。苏珊说,英国的代理监护人分为两种:专业的注册代理监护人和未注册的个体代理监护人。前者收费大约每年1500英镑,后者收费一年几百英镑,但是出了问题就很难追究。就算一些代理监护人开价至每年3000英镑,还是会发生代理监护人工作没有落实到位的问题。开办一个代理监护人公司和开其他行业公司一样,并没有具体的特别规定。不过,英国有一个监护人协会,可以加入成为会员。

  “教育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的,只有让小留学生们感受到来自代理监护人的爱,他们才愿意被教育、被管理,而这对代理监护人这一职业提出了很高要求。”山东大学广告学教授刘跃坦说,如果没有这样的代理监护人,急于送中学生甚至是小学生出国学习是不明智的。 □本报记者刘建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 丰兰网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月经过多喝什么好 达达送货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什么原因导致月经推迟 一键拨号 微信商家平台 商品导购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子宫内膜炎怎么治疗

Copyright ? 1998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